东方时评丨预防幼儿园虐童要打组合拳

发布日期:2020-11-09 20:04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一条“多名幼儿身上现针眼”的新闻引起热议。鼎奇幼儿园昭君园喔喔(3)班共有8名孩子身上、头部有不明针眼被家长发现。11月4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检察院依法对该市鼎奇昭君幼儿园教师白某某、石某某、樊某某以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批准逮捕。(11月5日澎湃新闻)

近年来,往孩子身上扎针,似乎成了一些幼儿园教师虐童的常规项目。究其原因,或者是针细小,便于携带不容易被发现,或者是即使不刻意准备,教师的耳针就可以马上派上用场。那么,这些教师为什么要扎孩子们呢?

一方面,是一些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学生成为教师后,心理准备不足,身上本身还有孩子气,可能觉得对惹自己烦的孩子扎几下,不算什么事儿。另一方面,梳理媒体报道可发现,幼儿园虐童,绝大多数发生在民办幼儿园。这与民办幼儿园教师待遇差有关。与公办园相比,民办园没有公积金和住房补贴,工资相对较低,而民办园往往一个老师当两个老师来用,老师们又比公办园教师累。钱少人累,教师们自然有怨气,老板面前不敢说,但却可以拿孩子撒气。

要彻底解决这一问题,就要打好组合拳。一是要做好教师的法治培训。我国虽然没有独立的虐待儿童罪罪名,但刑法修正案(九)也增设了“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之前,已经有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涉事幼师获刑1年半并5年内禁止从业。

二是完善监督机制。现在幼儿园都要求安装监控,但校方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显然家长不放心。这就需要增加家长的监督权,让家长能够实时对园内的摄像头进行监控,即使家长没有时间随时看,对园方教师也是个震慑。一些幼儿园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较好效果,关键是各地教育主管部门要加强推广。

三是加快公办园和普惠园建设,让大部分民办园转普惠园后,做到教师待遇与公办园教师相同。

十九大报告将“幼有所育”排在必须取得“新进展”的7项民生要求的首位,国家大力推动民办幼儿园转型为普惠性幼儿园。如果地方政府不能像重视中小学那样来重视幼儿园,如果不能建设充裕的幼儿园来推动幼教事业高质量发展,当地群众不仅没有更多收获感,即使在城市竞争中,幼儿园可能拉了城市引才招商的后腿。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第44条指出,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其中就包括完善普惠性学前教育和特殊教育、专门教育保障机制,支持和规范民办教育发展。各地一定要把完善普惠性学前教育工作扎扎实实做好,让幼儿园虐童事件成为历史。

Power by DedeCms